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妈妈和陌生的男子

妈妈和陌生的男子

时间:2018-09-21 「哈哈……好主意……我也来试试……」又一个人拿起蜜罐把蜂蜜向妈妈脸上、大腿上倒去。更多的人扑到了妈妈身上,不,应该说是黏到了妈妈身上,兴奋的拚命舔弄着妈妈的身躯的各个部位,好像她就是一块甜蜜的,要溶化的蛋糕一样。 妈妈浑身上下沾满粘糊糊的蜂蜜,被六、七个只穿着内裤的男人来回仔仔细细的舔食着,嫩白的皮肤都被舔的发亮了,而裹着美臀的黑色连裤袜更显曲线性感,除了在舔弄着妈妈大腿的两个人,竟然还有一个人把妈妈修长的大腿抬离地面,一把掏出内裤中的鸡巴,很享受的闭着眼,飞速的用龟头来回摩擦、顶弄着她柔软的脚心。 李兵的鸡巴一下就硬了起来,可惜妈妈身边已经围满了人,此时已经没有他的位置了,他飞速四下东张西望一下,正好看到了妈妈掉落在地上的红色高跟鞋,他赶快像见到救命稻草一下飞的快把它捡了起来,拉开裤子拉链,掏出鸡巴就朝鞋里伸了进去。 「啊啊……噢……别……别这样……」妈妈终于还是受不了他们了,躯体的躁动、脚心的阵阵酸痒让她要窒息过去,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她拚命的挣扎着想要推开身上的几条肉虫,可除了在人丛中扭动黑玉般的结实美腿,只能给身上的几个人平添几分反抗的快感。众人持续的挑逗、爱抚让她脑袋中一阵阵发麻,变态的酥麻感觉开始充斥着她的脑海。 「呕……」一个班长乘着妈妈说话的当口,居然一把把她面前的散乱的秀髮分了起来,从上往下居然把鸡巴顶进了她的性感小嘴,直达喉咙,尿骚的腥臭立刻引的她一阵乾呕。 「来!很有味道的!也试试我的大香肠吧!」吴仁推开那人,把乾呕着的妈妈一把拉到他面前摊坐着,把鸡巴凑到她脸前。 「不……别、别这样……」妈妈羞耻的摇着头,转身趴着就要爬开。 可她身边都是人,哪有人会放过她,她后面的三班长顺势一跃,跳到她背上把她紧紧压在地上,「别跑啊,这才刚开始呢……」说着左手拍了拍她裹着连裤袜的屁股,分开她的大腿,鸡巴隔着丝袜就朝妈妈的腿间插去。妈妈感到跨间一根热乎乎的东西伸了过来,想要起身却可无奈丰臀被对方的小腹紧紧的顶住,只好本能的併拢大腿,任凭对方扭腰都不放鬆。 虽然她刚才已经有了要被强暴的心理準备,可真要不反抗的被对方插入,一时还真的不能接受。 「啊啊啊啊!!」三班长用长满胸毛的前胸摩擦着妈妈丰满滑嫩的背部,缓缓抽动着妈妈腿间的鸡巴,享受着妈妈「主动」的臀交,并且不时抖动着脸上的横肉把她顶的花枝招展。www.Dedelu.COM 他的手也没闲着,此时正癡迷的揉弄着妈妈裹着裤袜的屁股,弹性的美臀被捏的不停变形,又弹了回来,接着又被捏的变成另外一个形状。 「啊!!痛……痛啊!」 「哈!!」三班长索性跪在妈妈身后,把她双腿分开,从后面舔着她的大腿内侧,又从大腿内侧舔到她的臀沟,很快在闪着黑光的高级连裤袜上留下一滩口水。 妈妈双手撑地、浑身发抖的摇着头,做着最后的反抗,身体里应该还残余着之前迷药的效果,要不为什么神志会越来越模糊,头好晕……屁股外侧上怎么又有谁在舔?刚才腿中间不是夹了一根鸡巴么,怎么会左边屁股上有条滑滑的舌头? 这?右边大腿靠近屁股的地方也有一条舌头,好,好坏,滑来滑去的,隔着连裤袜在舔着自己的屁股?谁?谁的头又钻到了自己的身体下面?在,在舔自己的乳尖? 神智渐渐模糊的妈妈脸上涌上一片诱人的潮红……「怎么样,爽不?哈哈」 粘在一起的秀髮遮住了妈妈逐渐绯红的脸颊,她微张着嘴不能言语,敏感的身体慢慢变得瘙痒难耐,特别修长大腿上的几条舌头,舔的她着实万分难受,莫名的空虚感愈发明显。 「不……不要……我,我不行的……」 妈妈辛苦的在人群中闪避着想避开骚扰,努力的朝另一个方向爬去,突然一阵淫笑声响起这,这是?怎么会这样……可怜的她意识越来越迷乱,凭着感觉,才发现原来她此时正像条母狗一样正爬在一个班长头前,刚好把沉甸甸的肉球伸到对方嘴边。 那人一只手狠狠的揉弄自己的肉球,一边用舌头不停扫过挺起的乳头……「啊……不……不……」妈妈一个翻身,却又被另一个人抓住柔软的小腿,那人一边吮吸着妈妈的脚趾,同时还舔着她的脚心,一阵神经反射的痒顺着脚心从美腿传到脑里,妈妈实在是受不了了,身体开始痉挛似的扭曲着,可无奈被众人拖住,只能发出无助的痛苦呻吟声。 「真软啊!别躲了,美人,来吧,别掉眼泪了!哈哈,让我们来好好安慰你吧。」一个跟吴仁一样粗壮的男人喘着粗气道。 「呜……呜……」妈妈被摸的浑身酥软实在是没力气了,手一软,脸颊贴到了地面,不过她还是笨拙的一边扭着屁股躲避着,一边喘息的呻吟着。 「想想你的乖儿子!想想李凯,哈哈。」www.Dedelu.COM 「阿……阿凯?」 妈妈正在想着我,突然双腿被更高的往后拉直,腰间的黑纱雪纺超短裙被一下推到了腰间,黑色弹性连裤袜的档部被高高拉了起来一截,最后还是被直接扯烂,接着一根火热、坚硬的肉棒紧紧顶进了她左右躲避的滑嫩蜜缝中……「啊!啊啊啊……啊啊……啊……」身后的男人飞快的抽插着妈妈,只见两人下身的结合部位不停的发出嗤嗤的摩擦声,蜜穴中的大肉棒飞快的进出着,飞快持续的抽送灼的柔嫩的阴道肉壁火辣辣的痛,姦淫的妈妈不断发出让人脸颊发烫的叫声。 「啊!」强壮有力的屁股把半跪着的妈妈撞击的东倒西歪,不时发出一声闷哼,身后的男人用力的握着她的柳腰,大龟头使劲的顶进了阴道的最深处,还继续钻研了两下,直到阴最深处。不祥的感觉涌上妈妈心头,吓得她一个猛醒!花容失色的叫道,「啊!你!你要干什么,别,别射进去!」「求,求求你!我、我这几天是危险期,别……啊……」「那,那你为什么让老黄射、射进去……」身后黑皮肤的男人调整了一下姿势把妈妈擒成了站姿。一边气喘吁吁的回答着,一边又继续挺动着结实的屁股「啪啪啪」的撞击着妈妈的丝臀,使劲抽送着。 「哦……哦……嗯……,那、我我是被他强迫的……」只觉得随着抽送频率的提升,卡在自己阴道里的大龟头越来越热,越来越大,妈妈顿时慌乱起来。 「求,求你,别,别啊……今天真的危险啊!!……你们这多人,不行的!」妈妈被对方擒在怀里使劲摇晃着头,惊恐哀求着对方的同时还试图挣脱开来,可她的双手被另外两人反剪着,柳腰又被对方抓住。撅着的屁股上虽然裹着连裤袜,可撕开的部分却被插入了一根乌黑粗亮的肉棒。 这个背入的姿势让她的反抗无论如何都没有作用,惊慌又带着妩媚腔调的告饶声反而让正在的舔弄妈妈美乳的吴仁更加兴奋起来。看着妈妈被奸的花枝招展的样子,他凶狠的将正在揉弄着另一只肉球的四班长一把推开,站到妈妈身前,把脑袋凑到妈妈面前,贴着她的脸颊道。 「梦若小姐,舒服吗!」 「不……不……」 「舔我!我就让他不射进去。」 「不……我……我不能啊……」 「真的不舔?!那就只有射进去了,哈哈」吴仁享受着戏虐妈妈的感觉,语调充满了变态的快意。 「我,我……嗯嗯……嗯……」 「不,我求……求……」妈妈话还没说话,吴仁一把抓住妈妈的下巴,对着她的双唇恨恨的吻了上去。 「呜呜呜呜??!!!」 「不,不行!老黄射进去了……我,我也要射进去……」对方的龟头雨点似的继续抽送着,说话的语调愈加战慄,处于被吴仁两人夹在中间的妈妈扭动的更剧烈了…… 「不!!不要啊!我,我想去买、买药的,求你们,别……呜呜???!」「我,我求求你、你们!!!不!!……」被吴仁的口臭熏的都要闭过气去,汗水混着蜂蜜顺着秀美的长髮滴答滴答的掉在地上,随着对方的一声低吼,可怜的妈妈只觉得丝臀被对方使劲的捏了一大块肉起来,接着被拦腰紧紧抱住,阴道里的龟头暴涨一圈,接着一跳,只感觉对方浓稠的液体一波波地喷射而出,狠狠的打到花心上。 「不!!!啊!!」精疲力尽的妈妈痛苦的惨哼了一声之后就绝望的垂下了头去…… 「呜呜呜……」眼泪止也止不住的顺着脸颊流了出来,耻辱和无助的无力感紧紧的包裹着她。 「噢噢噢……真……真爽……噢……妈的……爽……」「扑哧」一声,对方在阴囊伸缩了一阵之后终于放开了她,一根湿滑渐软的肉棒从妈妈的身体里退了出来,一大滩浓稠的白色液体带着腥味,沿着黑纺短裙下的裤袜美腿内侧,顺着小腿流了下来。3 4 下一页 尾页身后的男人满足的喘着粗气从妈妈身后退了开来,失去了桎梏,妈妈从对方怀里一下瘫倒在地上痛哭起来。 …… 还没等我看清楚,剩下的几个人一下又把她围在中央,他们每人都几乎已经在妈妈大腿上、小腿上屁股上、身上射精,裹着裤袜的大腿上一些已经乾涸的地方甚至已经有了硬硬的精斑。 随着众人动手动脚的调戏,还不时传来一阵让人发冷的淫笑声。 …… 「想想你那个废物儿子!别以为要回校就没事了,我们让他随时中断只手脚啥的还是没问题的。还有柳小姐你的这些照片!反正做都做了,一个是做,几个也是做,就别装什么矜持了,我听你刚才不是也叫的挺爽的么!」「我,真的不行啊,你们人、人太多了,我、我不成的……」「没事,把它吃下去,应付多少你都没问题的,哈哈。」吴仁变戏法似的掏出一颗小药丸递到妈妈面前。 「你……你们……他,他们……」妈妈目光扫到了躲在人群背后的吴华和李兵,绝望无助的神情让人心疼。 「别浪费时间了!我答应你把学生叫出去,行了!给她餵药!」吴仁歪头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不耐烦的打断道。接着转过身对着李兵和吴华两人一指,「你们俩,出去!」 本来还指望着分一杯羹的两人听到吴仁一声令下,目瞪口呆的面面相觑。直到看到吴仁兇恶的眼神,这才没有说话,隐藏着不满的神情一步一回头的悻悻往外屋去了,砰的一声带上了门。 妈妈脸色惨白,她虽然已经有了心理準备,但仍然不自禁的环顾着周围。每个人都浑身赤裸,胯下挺着一根黑亮、高耸的肉棒,杀气腾腾的样子让她心惊肉跳,不由自主的把美丽的丝腿夹在一起。 …… 之前一个老黄都把妈妈干的尖叫连连,现在她一个人对付这么多粗壮的班长,她,她……她会是什么感觉呢……不知道会不会有快感……「是的,仁哥……」 「我们放开玩吧!哈哈!」 「凯、阿凯……」 「对了!为了你儿子,多伟大的母爱,哈哈!」「你……你们要说话算话……不要伤害他……」(「阿凯……原谅妈妈……」) 旁边的几个人七手八脚的递给妈妈一杯水,不知道妈妈是明白逃不掉,还是有了破罐子破摔的心理,带着悲伤绝望的表情,颤抖着手仍由他们半推半送的把药片就着水吞服了下去。 看着妈妈眼里闪着泪光犹豫着,一声惨哼之后还是被几个男人把药片半用强的餵了进去,我的心也不由跟着一跳,一边摸着自己硬硬的小肉棒,一边想,看这些人一副要把妈妈吃了的样子,他们一定会把精液一滴不剩的射到她身体里吧! 这么多人插她一个,用鸡鸡摩擦她穿着长裤袜的美腿和圆翘的臀部,一定会很舒服吧…… 「哈哈!好了!」眼看妈妈迷迷登登的把药片吞了下去,吴仁搓着手喜滋滋的淫笑了起来,「把她扶起来站好,我们来给梦若小姐再热热身!」「没问题!」 「梦若小姐,我们来了……」 「柳老师,站好哦,腿叉开一点……」 「头,头好晕……」 已经放弃的妈妈仍由他们把她摆成站立的姿势,几个男人七手八脚的给她换上一条乾爽的肉色连裤袜,其中一个人还轻轻抬起妈妈的脚、右脚跟,给她穿上那双红色高跟鞋,当穿上另一只刚才被李兵射精的鞋子时,极度不适的感觉妈妈不由厌恶的皱起了眉头,脚底那种黏糊糊的粘性液体的感觉让她感觉十分噁心,甚至脚趾之间都有那种溢出粘稠液体的感觉,虽然脚上裹着连裤袜,还是有种让她踩在稀泥地上随时有可能摔倒的感觉。妈妈不由自主的将粉嫩的手臂攀上一个男人的肩头…… 「啊!」光滑的脖颈上顺势而来舌头让妈妈心里酥酥的,屁股上,大腿上的舌头也伸了上来,暖洋洋的感觉让她心里热呼呼的。 妈妈迷糊的本能的往后缩着,可身体被一群人紧紧围在中间动弹不得,胸口、脸颊、耳垂、乳头、肩膀、背脊、大腿、屁股、甚至脚背都有人在抚摸,舔弄着,「啊,好……好热……」坚贞的信念和被辱的羞耻渐渐模糊,矜持和理智渐渐被火热的感觉取代,一点点的焚烧着她,好像要把她融化。 男人们都尽量的贴近妈妈的身体,每一个动作,一次接触都尽量的接触到妈妈穿着长裤袜的美腿。在享受着到肌肤接触的的细滑触感的同时,越来越难以压制的呻吟声也开始随着他们的爱抚慢慢瀰漫在房间里……妈妈正对着吴仁,此时本能的把手搭在了对方肩头,乏力的快感一波一波紧随袭来,让她头晕目眩。从我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全角,几个粗壮赤裸的男人紧紧的贴在妈妈的身旁,或站或跪,正伸出舌头在舔弄着她从上到下的全身。毛茸茸的体毛刮的她身体有些生疼,让在享受着爱抚的她不由自主的在人丛中婀娜的扭动着…… 我目不转睛的观看着妈妈和几根肉虫们肉慾的表演,小肉棒的顶端又开始流出黏黏的液体,此时正在手里被一下一下的被套弄着。 「别……热,好热……好,好痒啊……啊……」妈妈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婉转的呻吟也变得好像哭泣一般。 「梦若小姐……」吴仁站在妈妈身前,看到妈妈眼神渐渐婆娑,一副妖娆的媚态,粗黑油亮的龟头暴涨一圈从包皮中高高跃出,紧紧的贴住妈妈柔软的小腹顶动着。 一股瘙痒的感觉开始从妈妈身体激发了出来,这种感觉似曾相识,燥热酥麻,特别是下身,空虚难耐。随着身前身后对方的拨弄,近乎赤裸的身体终于开始不由自主地扭动的更厉害了。 「嗯……」 「来……舔舔我的下面!被你弄的不行了!」吴仁颤着声音说道。 「不……啊……」披头散髮的妈妈微闭着眼,虽然已经被慾火烧的神志不清,但仍本能的拒绝着。她浑身软绵绵的搭在吴仁身上,高耸的乳峰顶在吴仁结实的胸肌前本能的摩擦着,身后的几个人仍在癡迷的或摸或舔的抚慰着她的敏感部位,整条长裤袜被口水和前列腺液弄得都浸湿透了了,滑腻腻的……从她颤抖婉转的呻吟、欲拒还迎的姿态,婆娑半闭的媚目、明艳绯红的脸色就能看出理智和矜持此时正随着全身上下的爱抚和挑逗渐渐远去,真正投降只是时间问题了。 ……几分钟之后,妈妈近乎赤裸的上半身已经被舔的通身发亮,她紧闭着美目,浑身剧烈的本能抖动着,蹬着高跟鞋的双腿夹的紧紧的不由自主的摩擦着,一副酥软乏力就要倒地的样子。 「来吧,很好吃的。」吴仁感觉差不多了,一改常态,温柔的扶着妈妈的肩头,把她的头部往自己下体按去。不知道是春药迷乱了本性的原因,开始自暴自弃妈妈象徵性的抵抗了两下之后就慢慢蹲到了地上,任凭吴仁把自己引导着,迷迷糊糊的张开流诞的小口,顺从的将脸前那根顶端还带着精液的肉棒吞进了口中慢慢吮吸起来,同时还随手把身边另外两人的肉棒一手握一根,慢慢的套弄起来。 「额!!真……真舒服……」吴仁闭着眼兴奋的浑身发抖,双腿发软,差点就直接射了出来。妈妈柔软的香舌舔的他骨头都舒爽的要软掉了。 「别!还有我们呢!」看着吴仁享受着妈妈的特殊服务,没有轮到的几个人不干了。其中反应最快的一个人,飞快的抬起妈妈的丝臀把下体凑到她胯下,「撕拉」一声撕开一个缺口。拉住她的柳腰,对着自己挺立的肉棒正要往下拉。 没想到妈妈可能早已迷糊的不成,远不像嘴里本能的抗拒,直接腿一软坐了下来,「扑哧!」一声,美妙的丝臀刚好把整根肉棒都吞了进去……「啊……嗯嗯……嗯……」妈妈象徵性的扭动着屁股反抗了几下之后,就开始在对方下身上本能的坐动起来。 被春药迷失了本性的妈妈口澹直流,一脸迷茫的分开双腿蹲坐在那个男人身上,湿滑的阴道紧紧的夹着对方不断抽送着的异物。双手各套弄着一根肉棒的同时,还一脸迷茫亢奋的握着他们的肉棒轮流吮吸着。 …… 「哎呀……不行了,……啊……顶到花心了……」「啪啪啪啪!!」 「啊……啊……顶到花心了……不行了,我,我要到了……」「我到了……啊……」 「啊,她下面的小嘴咬、咬的我好,好舒服,我,我也到了!」…… 看着四班长从刚洩了身的妈妈身上爬了起来,二班长马上抛开妈妈的腿,爬到妈妈身前,妈妈脸色晕红的迷瞪着眼,像一滩烂泥一般倒在地上,彷彿还沉浸在刚才高潮的韵味中。 二班长直接抬起两条还在战慄的丝腿抗到肩上,一只手抓住妈妈的腰,一只手捏着妈妈布满手印的红肿的乳峰,下体一使劲道,「美人,到我了!」只听「噗嗤」一声,可怜的妈妈又被插入了,已经布满精斑的双腿随着二班长的顶动在他肩上无助的摆动着,一只布满精痕的高跟鞋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一只手马上把它捡了过去,给妈妈穿了回去。 妈妈被吴仁插的冷汗直冒,浑身鸡皮疙瘩,肛道收缩的同时阴道也本能的挤压着二班长的龟头,让他有一种被不停吮吸的感觉……吴仁一边享受着美穴肉壁的摩擦,一边意淫着,这美白丰满的屁股居然被自己捷足先登了,怪异的想法令他产生了扭曲的变态刺激感。妈妈突然感觉到阴道中的鸡巴跳动两下,一股滚烫的热流直射入了肠道。 「仁、仁哥,咱、咱俩换换!」二班长喘着粗气,对还扶着妈妈屁股冲刺的吴仁道。 吴仁闷着嗓门答应一声,「波」的把鸡巴从裂开的屁眼里退了出来。二班长躺势不改,轻鬆的把脱力的妈妈翻了个身,鸡巴对着屁股试探着撮了几下之后,「吧唧」一声插了进去。 吴仁则把妈妈的肉丝美腿抗到肩上,下体抵住妈妈暴露的蜜唇,用力顶了进去。妈妈刚张着嘴「嗯啊嗯」的叫了两声,三班长扑了过来,蹲在妈妈脸前,扶起她的头,把刚恢复过来的鸡巴塞进了她的小嘴。 …… 妈妈俏脸煞白,满头冷汗,视线笔直的盯着天花板,任由几个人变着花样的玩弄着自己的身体。 几只鸡巴抽送的得越来越快,变得越来越烫,连续抽插了十几分钟都没有停过,剧烈撞击产生的清脆「啪啪」声混着「吧唧吧唧」的性器进出声渐渐把妈妈越来越低的淫叫声掩盖了下去,房间里只剩下男人们亢奋的喘息和啪啪的肉体撞击的声音。 「啊啊!!我来了,我要来了,柳老师!」 「老吴,第一次玩屁股,没想到屁眼这、这么舒服!今天可、可爽了」变态性爱的疼痛没有唤回妈妈的神智,反而让她心中的慾火越烧越旺,滚烫的精液射的花心和肠道一阵舒爽之际,妈妈感觉整个人的脊柱都被烫穿了,只觉得后脑一麻,身子不由自主抽搐起来,「啊啊啊啊啊」的叫着,也到了高潮。 良久之后,吴仁和二班长这从妈妈失神的身体上爬了起来,精疲力尽妈妈解脱似的闭上了眼,她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没想到大腿又被抬到一个人的肩膀上,原来是刚才一直在视奸妈妈的吴华,吴华迫不及待的把鸡巴抵着妈妈下身琢磨着,一巴掌拍在妈妈的乳房上,「老、老师,我还没来呢!快,快坐上来!」 妈妈迷迷糊糊的根本没看清楚在自己下身摸索的是谁,她听话的闭上眼,挣扎的转过身,背对着吴华,双手按着他的膝盖,抬高屁股,试探着用蜜穴对着怒挺的鸡巴,笨拙的、慢慢的坐了下去,直到仅剩对方胯下两颗睪丸为止。 可能是体力早已透支的缘故,妈妈辛苦的坐了几下之后,就实在是累的不行了,她双肘反手撑着地面,身体后仰,手一滑,直接躺倒在了吴华身上。看着浑身软绵绵的妈妈, 「老师!你、你趴在地上!」吴华使劲捏着妈妈的美腿,吩咐道。身体的高潮和连番的屈辱让妈妈忘记了反抗,本能的翻过身,跪着双手撑在地上,把双腿叉的开开的,屁股高高的翘起,屁眼和阴道里的白浆顺着大腿和屁股缓缓的流到了地上…… 妈妈淫蕩的姿势让三班长看的慾火焚身,他推开吴华抄起鸡巴就扑到了她背上,迫不及待的对着屁眼还流着血丝的丝臀就插了进去……妈妈被一下压倒在地上,她迷迷糊糊的淫叫着,持续的姦淫带来了一种异样的酥麻感觉……她本能的感觉到肛门好像已经变得越来越鬆弛,鬆弛的可以容下屁股里的铁棒的了,屁股里的铁棒……屁股里的铁棒、铁棒好热好粗,整个人都要被刺穿了…… 一种充实的感觉慢慢瀰漫上心头,她的身体伴随着屁股后面的冲撞开始有节奏的抽搐着。妈妈头皮发麻,呼吸越来越急促,只觉大脑一片空白,淫叫声越来越大,神智也越来越迷糊…… 妈妈被人捉住腰部,趴在地上正自头晕目眩的被顶送着,突然被人抬起了肩膀,背后的人也顺从的由着对方抱起了自己,「这、这……这是……?」妈妈辛苦的撑开眼皮,原来是四班长,对方被她的媚态又惹的慾火高燃,直接把她的两条大腿呈M形分开握住,和三班长一前一后的顶在空中姦淫起来! 由于两人都比妈妈高了一个头,此时妈妈悬在空中,只有穿着高跟鞋的脚尖努力的点着地,她不得不双手环过四班长的脖子,辛苦的踮着脚站直身体。两人贴着妈的身体,把她紧紧顶在中间,就像悬在空中一样。 两只肉棒有节奏地抽送着,一进一出,每一下都好似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样猛的戳入,再慢慢拉出,妈妈几次被顶的飞离地面……高耸的乳头不受控制硬了起来,圆圆顶起挺在空中,被粗黑的胸毛摩擦着,妈妈疯狂的甩动着头髮,在两人的夹缝中蠕动着,摆动着、扭曲着性感的身体…… 不知道是哪一个洞里流出来的、不知是精液还是爱液的糊状液体,越来越多不断的渗出高级肉色连裤袜,顺着大腿内侧往下滴去,在妈妈脚下渐渐形成了一个小滩,伴随着越来越高亢的婉转呻吟声,越积越多……骑在她身上不停耸动的人彷彿跟她没有一点关係,她带着一脸陶醉的表情任由他们把她摆成不同的姿势玩弄、发洩着…… 慾火焚身的几个人再也受不了了,甩动着再次勃起的鸡巴一起扑了上去,「匡当」一声,一只已经被精液染的看不出颜色的高跟鞋掉出了人缝,赤条条的人 丛中只能看到两段洁白修长的、裹着柔顺连裤袜的肉丝美腿在一片毛茸茸的黑色大腿中剧烈的抖动着…… 「啊啊啊!!……」 终于……彷彿拥有无穷精力的一干人终于也开始疲惫了,几个人又在妈妈身上洩了七八次,最后精液射在妈妈身上都稀的像水了,终于安静了下来,歪歪斜斜的倒满了整个房间…… …… 吴仁在把妈妈抱在床上并给她餵了一片药之后,这才穿衣带着众人离开。我在关门声响、脚步声渐远之后仍然良久不敢从床下面爬出来。 可怜的妈妈体力已经快被搾乾了,此时早已没有了声息……脸贴床面朝外、微张的嘴里流着不知道是不是精液的白沫,双腿50度叉开静静的趴在地上。原本粉嫩美丽的阴唇此时高高肿起,健康的粉色变成了充血的暗红色,红肿的外翻的阴唇之间还在不停的冒出浓烈腥臭的白浊液体……白色丝织衬衣早已变成了歪歪斜斜的碎布条,粉臀上的肉色弹性连裤袜也好不了多少,破破烂烂的裹在屁股上,短裙歪歪斜斜的挂在腰间,屁股部分的丝袜由于失去了弹性,被直接顶进了屁眼里,丝洞里不断的冒出混着血丝的白色精液…… 「妈!妈……妈妈……」我再也控制不住,泪流满面的呜咽着从床下爬了出来…… 我一边揉着酸麻的大腿,一边挣扎着爬到床头前,刚把头伸到妈妈脸前,一股从妈妈嘴里传出的酸臭味熏的我差点吐了出来……「妈妈,对……对不起……」我心中一边不停默念着这几个字,一边拚命的在里屋的书柜里翻找着,我记得这里有备用的葡萄糖水,上次我看到妈妈给晕倒的学生喝过。 找到了!在这里!终于在书柜的底层里找到了和一些药物放在一起的葡萄糖沖剂,我也不知道有用没用,但我一定要为她做点什么……我流着热泪手忙脚乱的沖了一杯葡萄糖,把妈妈的头抬起来,没想到刚灌进去一口,妈妈就直接呕了出来,呕出来一大滩伴着胃液的像脓一样的黄白色酸臭液体。 在呕了出来之后,妈妈的脸色彷彿红润了一些,我把她的头靠在我肩膀上,终于还是把剩下的一点一点的给她灌了进去。 屋子外面大雨下的哗啦哗啦的,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对了,还要给妈妈保暖…… 定了定神,我的目光朝妈妈近似于赤裸的身体移去,淫靡的感觉让我刚开始缓解下来的心神又一次蕩漾起来…… 我眼前不由又浮现出刚才穿着短裙丝袜的妈妈和他们「大战」的场景,一向端庄矜持的她被摆成各种姿势姦淫的欲仙欲死,带着淫蕩痛苦的表情叫床连连。 我强忍着不去看妈妈的身体,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沾满精秽的衣物和连裤袜脱在了地上,在行李箱里仔细寻找之后,给她换成一条比较方便穿带的粉色居家连衣裙。 「现在好多了……」疲惫的妈妈此时仰躺在床上熟睡着,粉色的连衣裙下高耸饱满的胸部正缓缓的起伏。为了给妈妈保暖,在小心翼翼的把她全身上下所有污秽擦了一遍之后,我从行李箱里找了一条天鹅绒的肉色连裤袜给妈妈换上。 一切停当之后,已经一天一夜水米未进,也没有休息的我早已累的精疲力竭,疲惫万分的我一头倒在妈妈身边。望着满屋的精秽和满地擦拭用掉的卫生纸,我脑子里一时乱七八糟,各种念头都瞬间涌入脑海,但又都很快就消散而去。从小到大我都如此,一直生活在妈妈的护翼之下,有决定都是她帮我做了,有事情她帮我解决了。但是今天,她却被人在我面前轮姦了……对了,吴仁临走时给妈妈吃的药是?我翻了翻垃圾桶里扔下的包装盒,「毓婷」。我知道这个是避孕药,可怜的妈妈至少不会怀孕了……我,我要,我要回寝室去!因为大雨延误的回校不知道什么时候成行,我必须赶快回去…… 脑海里一阵迷糊的我踉踉跄跄的打开房门,勉强走到楼下转角处,雨越下越大,远处一片迷濛,望着远处的宿舍,我咬了咬牙,东倒西歪的走进了雨里,谁知道,只听到「滋」的一声急剎车声,我感觉自己飞了起来,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尾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慢慢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四面墙壁都是白色的底色,一缕阳光刚好洒到我身上的被单上,窗外一片寂静,偶尔传来一阵鸟鸣。 「我,我这是在哪里?」 当我正要挣扎着坐起来的时候,这时门被一个推着小车的护士一样的女人打开了,「啊,你醒了!?」来人言语中透出一丝喜悦,接着对着门外喊到,「柳老师,快回来,你儿子醒了。」 一阵头晕目眩之后,我又躺回了床上,很快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高跟鞋「蹬蹬蹬」蹬地的声音,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门口响了起来「小凯,你醒了吗?」 「妈……妈妈……?」 「太好了,小凯!你终于醒了!」妈妈看到我醒了,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下来,接着快步扑到我床前。 「小凯,你,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都昏迷了两个多月了,你可吓死妈妈了!」看着妈妈一副想抱我又害怕弄巧成拙的样子,我不禁心中一暖。 「柳老师,你也别伤心了,你别忘了你也是刚出院呢!」旁边的护士一边按着我的床灯呼叫医生,一边道,「你儿子身体的外伤都在恢复中,刘主任说了只要脑袋里的淤血散了就会醒来的。」 「妈……妈妈……你,你怎么了……」我虚弱的问道。 「没,没什么……妈妈高兴。」妈妈闻言脸色一暗,但很快又回复了正常。 「我……我……这,这是怎么了……」看着妈妈脸色不好,我马上换了一个话题。 「你也真是的,军训第一天就耐不住,你要是出了事……你让妈妈怎么办。」「是啊,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你妈妈连夜送你急诊之后,由于太疲惫,下楼时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多处软组织挫伤,也住了好一阵医院呢!你爸爸又在出差,她出院之后就天天守在你床前。」 「妈……妈……」看着妈妈两个厚厚的黑眼圈和憔悴的面容,我心中充满了不安和内疚。 「对了,妈妈,你说的军训第一天是?」我心中一阵疑惑,不是最后一天么? 「第一天就半夜翻墙出去玩电脑游戏啊,结果被晚间运垃圾的卡车给撞了,还好送来的及时,要不,要不……」 「那……那军训的黄连长……」我试探着问道。 我话还没说完,一阵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妈妈从包里拿起手机一看,转头给我理了理被子,道,「什么黄连长,军训的连长姓李,行了,别惦记着军训了。 你好好休息吧,我去找下主治你的刘医生,一会还要给你爸爸打呢。」妈妈好像一下又恢复了冷静干练的形象,站起身向门口走去。 一阵疲倦袭来,我听话的闭起眼睛假寐起来,脑海中停留着妈妈转身时偷偷拭去泪痕的片段。 门外,「喂,您是哪位,我是柳……呕,呕……」「肚子有点不舒服,可能着凉了,没事。嗯嗯,这个事情……」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让我销魂的老外